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上海>>经验交流 返回首页

当前司法救助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以执行阶段的司法救助为主要视角

发布时间:2015-10-22 11:06:56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 苏克鸿

  司法救助是国家对遭受犯罪侵害或民事侵权无法获得有效赔偿因而导致生活困难的当事人予以救助的行为。其作用在于抚慰刑事案件被害人心灵创伤,解除生活陷入困境当事人困难,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价值观,树立司法公信力以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救助的形式有政策性救助、法律援助、心理疏导、精神抚慰以及经济救助等多种形式。其中经济救助在诉讼环节包括诉讼费的减、缓、免,以及司法救助金的补偿。本文就当前人民法院执行阶段司法救助金审核及发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初步的探讨并提出相应的应对策略,以期对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全面建立有所助益。

  一、 当前司法救助中存在的问题

  首先,缺乏专门救助审查机构。2014年,由中央政法委牵头联合相关部门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建立和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试行意见,规定法院、检察院、公安及司法行政机关在办理案件、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过程中,对符合救助条件的当事人,应当告知其有权提出救助申请。该实施意见从宏观上建立了我国司法救助制度,明确了公检法及司法行政机关均负有司法救助的主体责任,但因各机关的业务类型有别,致使该实施意见留有一定的制度空白需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在法院的司法实践中,向当事人告知、审查救助条件、提交报批程序、发放救助金,均由案件承办人员一人完成,虽然期间也有进行审查的程序,但因审查不够专业而更多表现为形式审查。这种模式从权力运行上来看其弊端在于缺乏权力制约和监督,从业务精细程度上来看不够专业准确,尤其对于虚假诉讼,虚假证明材料辨识能力有限,致使救助中新的问题时有出现。

  其次,救助目的动机存在认识偏差。司法救助以扶危济困为宗旨,以化解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社会为目的,以应助皆助为目标,努力做到使每一个受到侵害未得到赔偿的刑事被害人、民事被侵权人获得来自国家的经济帮助。但在司法实践中对救助的目的和动机依旧存在一些偏差。一是为结案而救助。有的执行案件的法院、案件承办人为了提高执行结案率,对没有执行能力且符合救助条件的案件实行了救助,案件遂以结案处置,致使有的后来又具备执行条件的案件无人关注,助长了部分缺失诚信当事人逃避法律义务的心理。二是为息诉罢访救助。有的法院为达到使案件当事人息诉罢访的目的而进行救助,这犹如饮鸩止渴,尤其一些案件当事人在采取过激方法后获得了司法救助,其结果在社会上往往起到了不良示范效果,彻底改变了司法救助的本来意义。

  再次,缺少公开透明的可预判制度。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出台了对经济确有困难当事人予以司法救助的司法解释,第一次明确规定我国司法救助制度,彼时的司法救助以减轻困难当事人的经济负担为形式,目的在于使群众打得起官司,救助内容仅包括诉讼费用的缓交、减交和免交,可以称之为减负型司法救助。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进一步将司法救助的内容扩大到对刑事被告人指定辩护人。直至2014年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其他部委联合发布了建立和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试行意见,该意见的出台使我国原有的减负型司法救助过渡为以补偿型司法救助为主兼有其他救助形式的司法救助模式,标志着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正式建立。新的司法救助制度试行以来在帮扶群众、化解社会矛盾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由于该项制度尚在试行阶段,无论其知晓度还是操作性,以及体系完备方面,都有待于加强和完善。各地政法主管部门或法院为了规范司法救助大多制定了适用于地方的具体操作规则,这些规定在实际操作中起到了规范救助程序的作用,但因总体上救助是以原案件的承办人为主体方可推动,又因地区经济水平的差异、救助资金稀缺等各种原因,使得人为因素对救助影响较大。各地救助制度的不同,且救助制度仅为内部办事流程未对外公开,致使公众对案件是否符合救助,是否能够获得救助,以及获得救助额度的多寡,失去基本预判,从而导致随意操作存在可能,廉政风险徒增。

  最后,救助资金来源单一且案款回流不足。当前司法救助中,各法院救助资金的来源基本完全来自当地政府财政拨付。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各级法院应协调有关部门推进建立司法救助基金,但实施中实际状况并不乐观。限于政府财力的有限性,对于一些案件当事人经济状况极度困难确实需要救助,但因涉案标的过大,法院也局限于一次性救助原则的限制,实际中并没有获得任何经济救助。有的地方规定一案一申请,专款专用,案件在申请救助时被执行人的经济状况无法查明或被执行人确无履行能力,但由于审批周期耗时较长,有的案件待到款项拨付时情况已发生变化,又具备执行条件或被执行人又具备履行能力,已拨付的救助款不能用于他案只能退回。对于得到救助后又具备执行条件的案件,大部分被救助的申请执行人在获得救助后对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依然最为关注,一些已获救助的申请执行人在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后又向法院提出执行请求,法院如果执行,再次执行后所得案款的分配问题,工作量的计算,均缺少明确规定,致使各方积极性难以调动,再次执行几乎没有可能,案款回流乏力,司法公信力及司法权威性也因此受到损伤。

来源: 人民法院报(责任编辑:梁笑)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淮安清江浦人民调解道德模范帮帮团开展“德法同行”进社区活动
·常州武进南夏墅司法所精心构建“四位一体”矫正帮教基地
·盐城监狱举办“红飘带”志愿者帮教工作站揭牌仪式
·泰兴市检察院赴井冈山开展党性锻炼活动
·吴政隆调研强调 坚持安全发展绿色发展
·泗阳县司法局扎实开展“法律诊所”服务工作
·旧储罐当废铁切割 操作不当引发大火
·海安曲塘派出所民警及时救助一名轻生老妪
 
上海:链家不规范经营 暂停涉事门店网签资格
“雾霾津贴”调查:超九成职工支持发放
·自治区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召开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专题研讨会
·法院判决中移动武汉分公司赔偿9万余元
·马明:确保主会场及核心区绝对安全
·检务视讯平台为督察干警装上“电子眼”
·阿拉善驻地单位走进消防开展双拥活动
·内蒙古少数民族教育再提升
过山车悬停半空 园方:传感器敏感所致
上海欢乐谷过山车悬停半空 园方:传感器敏感所致
·公务员"沪考"报名截止 12月笔试
·上海大检察官走访律协征求意见
·上海法院举办入额法官首次专题培训
·上海举办涉酒驾驶法律问题研讨会
·苹果设备诈骗案涉及全国20余省份
·勾结导游拉游客购假洋牌 上海多家店主获刑
·上海市政府一年当200多回被告 败诉率为零
·沪警方破获一非法网络销售烟花爆竹案
·拥抱信用可当钱花的时代
·文化舞台不能口无遮拦
·规范户外探险需明确驴友责任
·公信和真相是遏止谣言的利器
·监管应与禁酒令同步升级
·网络兜售私房粽游走法律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