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频道>>2011上海频道>>上海观察 返回首页
将安徽男友9万元转入自己卡内
上海女子构成不当得利被判归还

发布时间:2011-08-18 11:06:22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法制网通讯员 杨克元 法制网记者 刘建

  法制网讯 上海女子陈玲和安徽青年顾勤谈上了恋爱。顾勤为购置婚房的原因,将银行卡托付陈玲保管,不料,陈玲在未得到顾勤允许的情况下,将卡内的9万元转入自己的银行卡内,其行为已构成了不当得利。日前,闵行区法院作出陈玲返还顾勤9万元的一审判决。

  一对青年男女从相逢到相知,终于到了相恋的美好时光。安徽男子顾勤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银行卡交与上海女友陈玲保管。没料想,陈玲却瞒着顾勤从银行卡中将9万元转入自己的的银行帐户内。后因顾勤母亲不同意这门亲事,便要求陈玲归还取走的9万元。但是,陈玲却坚称这笔钱是顾勤对自己的赠予而坚决不肯归还。无奈之下,顾勤将陈玲诉至法院。顾勤在法庭上诉称,两人于2008年4月建立恋爱关系,至2011进入谈婚论嫁阶段。由于自己经常出差,工作较忙的原因,为方便购置婚房,就将自己的一张银行卡交给了陈玲。没有想到,陈玲在自己未同意的情况下,于今年3月,分两次从自己的银行卡内取走了9万元。本人知道后,多次与陈玲和其家人协商,其不但否认取款事实,更何谈归还一事。为此,请求判令陈玲返还不当得利9万元。

  陈玲承认顾勤将自己的银行卡让其保管的事实。称双方建立恋爱关系后,虽未共同生活,但关系一起很好。陈玲辩称,顾勤为了“讨好”我,提出要赠与我9万元,并将银行卡的密码发到了我了手机上。今年3月,我在顾勤的允许下,从他的银行卡内分别取走了4万元和5万元。但是过了没几天,顾勤的母亲打电话给我父亲,说要分手。因为这笔9万元钱是顾勤对我的赠与,且已完成交付,故不同意返还。

  经查明,顾勤与陈玲3年前建立恋爱关系。今年3月20日,顾勤将自己的银行卡交给了陈玲。当日下午,顾勤通过手机短信将密码告知陈玲。几天后,陈玲通过银行转账方式,从顾勤的银行卡内分两次转至本人名下银行账户共9万元。之后,陈玲将银行卡返还顾勤。

  法院认为, 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本案中,陈玲从顾勤名下银行账户转款9万元至其个人账户。对于该财产之变动有无法律上的原因为双方争议焦点。因该钱款之转移,非基于顾勤对陈玲的给付,而系陈玲自主行为。所涉9万元本属顾勤。现顾勤名下钱款减少,陈玲名下钱款增加,且钱款之减损基于陈玲之转款行为,故可认定钱款之变动无法律上的原因。陈玲主张争议钱款系顾勤对其之赠与,但未能提出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故陈玲的赠予主张难予采信。鉴此,陈玲无法律上的原因而取得争议钱款9万元的行为构成了不当得利,应当返还。据此,法院作出了上述判决。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责任编辑:王玥)
张文显做客法制网
南京警方发布"西游警记"
·徐安做客法制网
·司法厅长三问三解
·陕西省司法行政系统……
·司法所长痛失爱子之后
·谢少郁:用生命谱写忠诚
·西安法学会组织法研沙龙
 
·公安部发布红色通缉令追捕江苏外逃银行行长
·安徽“2・20”特大跨境贩毒案起获毒品23公斤
·云南去年缴获制毒品528.2吨 抓获嫌疑人167名
·太原公安:全年破获刑事案件数同比上升18.7%
·重庆一中法院公布6大典型消费侵权案例
·四川省4月起严查保健食品行业 命名禁用天然等词
·山东历下拟为民警设“委屈奖” 奖励受侵害民警
 
电信商不退余额被指不当得利
团购券过期不退款惹争议 律师:属“不当得利”
误交土地出让金退款难 买家告政府部门不当得利
考生轻信承诺上了冒牌高校 掮客被判返还不当得利
银行疏忽支付现金未扣账户 储户受益拒绝返还不当得利
“消费课堂”受欢迎
上海关停一废旧服装回收分拣点
·长江黄浦江交汇处发现“活化石”江豚尸体
·婚纱摄影处处暗藏“玄机” 喜事怎会拍成“愁”?
·大飞机“中国心”首次赴美招贤纳才
·上海:演练电梯应急预案20分钟解救被困乘客
·半斤变八两 上海农贸市场“放心秤”不放心
·上海质监部门回访平阳菜场自助式公平秤
“提篮桥”监狱的黎明保卫战
位于繁华的上海中心城区的提篮桥监狱,现在已是规划中北外滩的发展地块。
·部分别墅业主仍在违法扩建
·6%女性接受“半裸婚”:5年内买车房
·微时代的情人节:“情”归何处?
·86%大学生吃过"黑暗料理"
·送洗地毯遭污损 一老外上海诉赔赢官司
·上海:一男子赠“第三者”百万财产被法院判无效
·上海:6名嫌犯调包盗窃1680部iPhone4S手机被批捕
·贩卖运输毒品18千克 5男子在沪被判刑
·上海拟为见义勇为者立法
·罗维邓白氏贩卖个人信息被封 整治要动真格
·评:韩寒维权不是“多此一举”
·韩正:应该将信访纳入法制化轨道解决
·高校自主招生改革如何走出“掐尖”混战?
·“新规定”能否撬动公车改革?